全国服务热线:
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 官网首页 > 租车资讯 >
大佬的夏天|奔驰新帅的账本<添加时间:2019-09-02 12:10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1vojscfw3ggo965.jpg

在戴姆勒内部,新帅康林松的职业轨迹是不断创造奇迹的过程。

一位和康林松共事的戴姆勒员工对他的评价是:他是奔驰第一位非销售出身的销售负责人,他是戴姆勒历史上第一位经济学出身的全球研发总裁,更是戴姆勒历史上第一位非德国籍的CEO。

加入戴姆勒集团的这26年,康林松从普通员工一路披荆斩棘,先后主管了戴姆勒的采购、高性能部门、销售、研发等业务。总是跨越“知识盲区”的职业生涯,让康林松的职业生涯显得极为特殊,但这并不影响他交出超乎预期的答卷。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10zej0pxqnbb967.jpg

今年5月,康林松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新的挑战——戴姆勒集团CEO。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戴姆勒给这位一直以来在“创造历史”的年轻CEO出了一道高难度的计算题。

艰难的选择

在康林松正式接任戴姆勒CEO一职后不久,戴姆勒发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然而,戴姆勒集团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426.5亿欧元,同比增长5%,第二季度息税前亏损15.6亿欧元,而去年同期利润为26亿欧。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1fcypnfhjfxg970.jpg

康林松表示:“我们在第二季度的业绩表现主要受到42亿欧元特别支出的影响。”康林松所指的“特别支出”,是指戴姆勒为应对尾气门赔偿金和安全气囊召回所支付的费用。

与此同时,戴姆勒第二季度的新车销量也有所下滑,乘用车板块的整体销量下降了3%,为57.5万台。此外,梅赛德斯-奔驰的汽车销售回报率从2018年同期的8.4%跌至今年的-3%。

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之下,戴姆勒交出了九年来首份亏损业绩报表,上一次季度亏损出现在2009年。而这却是康林松上任后的交出的首份财务报表。

冰冷的财务数据照进了戴姆勒当前发展的现实。首先,对于戴姆勒集团来说,目前最大的风险仍然在于柴油门事件持续发酵,若是戴姆勒试图用作弊软件通过柴油车尾气检测这一指控成真,就可能会跟大众集团一样出现巨额罚单。

其次,戴姆勒正处于汽车新四化的湍急潮水之中,想要持续保鲜戴姆勒在汽车行业的领先地位,需要从现在开始进行大量资金投入进行智能化、新能源化的“跑马圈地”。

然而,对于任何一位CEO而言,无论企业的境遇如何,保持集团当前现金流的稳定,交出令人满意的财务报表是他们最基本的职责,是对投资者和股东负责的重要表现。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1f1zg4jni5c2972.jpg

面对利润支配的不同诉求、柴油门事件对戴姆勒利润的持续威胁以及半年四次下调盈利预期的警钟声,戴姆勒撕裂的现状考验着康林松运筹帷幄的智慧。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戴姆勒的前任CEO蔡澈上任之时同样面临着棘手的状况。彼时的2005年,奔驰丢掉了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的桂冠,与克莱斯勒的合作陷入泥潭,蔡澈临危受命接任奔驰总裁,试图扭转乾坤。

此时,指挥的大棒交到康林松的手中,这位年轻的CEO将作出怎样的选择?

康林松的减法

事实上,在拿到戴姆勒二季度财报成绩单之后,康林松已经做出了明确的选择。他表示:“受特殊项目的影响,我们第二季度额外损失了42亿欧元。因此,我们今年下半年的重点是提升经营业绩和现金流。总的来说,我们正在改善集团内部的绩效计划和产品组合,以确保未来取得更大成功。同时,我们将继续加快企业转型。”

不出意外,经济学出身的康林松选择了对“经营业绩和现金流”的保全,这也是康林松上任以来一贯的态度和做事风格。

为了提高盈利水平,康林松早在5月初便表示,到2025年,戴姆勒将大幅削减新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的研发成本,并将加强与竞争对手的联盟。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2hkfbomeswra976.jpg

除了消减研发成本之外,裁员或也是康林松巩固利润的一大手段。此前有外媒报出戴姆勒将出台规模达到60亿欧元的消减成本计划,总共波及到上万名员工的岗位调整。

这一传闻并未得到戴姆勒的官方回应和评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开源节流已经成为戴姆勒当下的关键词。此前,因为smart运营情况不佳,盈利堪忧,戴姆勒刚刚宣布出售smart的50%股份给吉利,并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smart品牌,这或许都是康林松“开源节流”思路的体现。

正确的攻守道

保持现金流、实现戴姆勒财务状况扭亏为盈,是让戴姆勒董事会认可康林松的最直接、最快速的办法。因而,深谙其中道理的康林松很快做出了判断。

但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通过削减研发成本保持利润的方式,是否会对戴姆勒未来利益有所折损?

众所周知,当前汽车圈正处于新四化的变革的黄金时期。为了获取开启全新汽车时代的钥匙,全球汽车产业都投入到一场自下而上的自主改革当中。而变革的过程自然需要进行大量的不能立即变现的研发投入。

在所有人都大干快上、跑马圈地的关键时刻,康林松为了保全戴姆勒的利润而在研发投入上做减法,或将削减戴姆勒未来的竞争力。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2rxpgxotraze982.jpg

精打细算、退守城池从来不是挣得豪华车市冠军的良方,进攻才是。站在时代变革的风暴眼之中,康林松更应该看到的是时代赋予的战略机遇和投资入场的时间成本,一切尚未命名之前,快速进攻才能为戴姆勒今后的发展抢得一丝先机。

那么,康林松所掌舵的戴姆勒集团,应该将进攻的火力点集中在哪些地方呢?答案很明确——中国市场。

康林松很明了这一点。此前在接受汽车头条APP的采访之中,康林松多次提及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市场的表现一直非常优异,中国是奔驰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今年上半年更是取得了超过预期的表现,未来从产品层面,同样有非常多的产品投放计划。”

好消息是,戴姆勒已经在中国市场扎根多年,与北汽集团保持了长期的合作,如今又与吉利在各个领域展开合作,可谓是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建立了良好的基础,为汽车新四化转型做好了铺垫。

就在康林松就任不久后,北汽集团便宣布投资戴姆勒并持有戴姆勒股份公司5%的股份。“北戴合”项目的顺利推进,对康林松稳定中国市场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此外,去年宣布的股比放开政策,也为戴姆勒在华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33srigwi5zrq985.jpg

除了进攻中国市场之外,实现电气化转型也是戴姆勒集团上下的火力集中点。围绕这一电气化转型的目标,戴姆勒发布了“瞰思未来(C∙A∙S∙E)”战略,包含智能互联、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力驱动四大领域。

如今,戴姆勒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相关布局。戴姆勒电气化转型的实际行动也得到了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事务部长Peter Altmaier的点赞。

据外媒报道,日前Peter Altmaier参观了奔驰的北美工厂,并表示,2017年我们对该工厂新增10亿美元投资,用以生产电动汽车和建造电池工厂,这对德美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

/uploads/allimg/190731/20190731020633kj3kegxg34o988.jpg

再完美的战略,都需要认真的执行才能见到成效。蔡澈时代所铺开的转型大网,交棒到新帅康林松手中落地施行。如何在把控利润的同时保持相当比例的研发投入?如何监督贯彻“瞰思未来(C∙A∙S∙E)”战略逐一落地?这是对康林松的终极考验。

肩负重任的康林松,在解析着戴姆勒财务账本密码的同时,更应该以归零的心态重新出发,正确衡量戴姆勒发展的前瞻利益与当下投入之间的厉害关系,读懂新四化时代赋予他的更难的“账本”。